新闻媒体
    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 :   主页 > 新闻媒体 > 行业动态

JDB电子: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 从0到3000亿元的高端装备“广东造”

发布时间:2024-06-03 16:06        作者:小编

  谈及高端装备制造,湖南有三一重工,河南有中铁装备,江苏有徐工集团,广东却好似缺了些许这样的庞然巨物。但实则,广东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已经连续十多年位居全国领先地位。

  走进深圳市牧激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一台超精密五轴双激光刀具加工机正在加工一款聚晶金刚石(PCD)四刃成形刀,刀具在锋利的“激光”下逐渐成形,成为机床整机的核心部件之一。

  在广州南沙区,广州中科宇航探索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宇航)已经让粤港澳大湾区“上九天”的梦想照进现实。近日,中科宇航更是宣布计划在2028年让“太空旅行飞行器”载人于太空边缘旅游。在为期10分钟的飞行过程中,乘客将穿越100公里高度的卡门线分钟的失重感,摆脱地球引力。

  上至宇宙探秘,下至入海潜游,高端装备制造是现代制造业纵横千万里的地基与底气。而在广东,一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勇挑重担,在高端装备制造和数控系统研发两端发力,力争在原始创新上取得突破。《广东省培育半导体及集成电路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中表示,到2025年,全省高端装备制造产业营收达3000亿元以上。

  “先天不足、后天培育;满天星斗、韧性极强。”广东省机械工业质量管理协会会长吴智恒这样总结广东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特点。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粤”字号高端装备制造企业的拼搏史,正在书写高潮篇章。

  根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发布的《中国高端制造业上市公司白皮书2023》显示,注册地在广东的高端制造行业上市公司有391家,数量领跑全国,主要集中在电子、新能源、医疗设备和机械制造等行业。

  以数控机床为例,机床被誉为“工业母机”,是制造机器的机器。没有强大的机床产业,就没有强大的制造业。新中国成立后,曾布局国有机床企业“十八罗汉”,创造出无数国产机床行业第一,但这些企业却无一落户广东。

  “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早期,广东小家电如电风扇、电饭煲等诸多企业蓬勃发展,也带动了装备制造业的需求和发展,而因为这样的历史发展状况,广东的装备制造业大多是民营企业。2000年后,广东这些民营企业更是围绕装备制造业的零部件需求迅猛发展起来。”吴智恒表示。

  珠三角巨大的应用市场优势,包括电子信息、汽车、家电等一批万亿产业集群,在过去40年间,都成了广东培育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沃土。在高端数控机床工业领域,以敏嘉制造、广州数控、昊志机电、凯特精机等为代表的一批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于此间呼啸而起。

  电主轴是高端数控机床的核心部件。广州市昊志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电主轴,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三、国内第一。“贴近市场便是贴近用户需求,而需求催生新技术,很多数控机床领域的新产品、新技术,珠三角都是试验田,广东企业先做,然后一步步再传导到外省。”昊志机电市场总监孟治国说。

  “之所以形成‘满天星斗’,正是因为企业具有极灵敏的市场嗅觉,察觉到了有什么样的市场需求,无论大小,都千方百计地满足,在适应市场需求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壮大。”深圳大学粤港澳大湾区新兴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龚晓峰同样表示。

  依靠“后天”的市场推动产业发展,广东的装备制造民营企业嗅着商机,催生出一条高端制造产业“星河”。但“满天繁星”,还需要牵引成线。

  “星星般的企业很多,特别都是民营企业,这样他们在前期资本不会很多,靠自己滚动积累起来。可以说每一家企业都有自己的技术亮点、产品优势,能够很快适应市场的快速变化。但是要做大并不容易。”吴智恒表示。

  据介绍,目前,广东省集群集聚相关企业超过1.7万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6949家;拥有自主核心技术、专注于细分领域的智能装备行业单项冠军32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30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4503家。

  2020年,广东省工信厅、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广东省培育高端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明确提出以服务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到2025年将广东省打造成全国高端数控机床、海洋工程装备、航空装备、卫星及应用、轨道交通装备等高端装备制造的重要基地。

  在佛山,孕育了科达制造、伊之密等装备制造龙头企业,还诞生了国内最先进海上作业平台、全国首条旋转导向钻井与随钻测井“璇玑”系统等大国重器产品。

  在广州,中科宇航负责研制的力箭一号运载火箭已连续两次成功发射,将32颗卫星顺利送入预定轨道;中船黄埔文冲船舶厂南沙厂区所处的龙穴基地成为了全国三大造船基地之一;黄埔区已基本形成智能装备及机器人从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到下游集成应用的完整产业链。

  在深圳,激光装备领域的领军企业大族激光通过“激光+”向上下游赛道拓展,快速切入新能源锂电、光伏、显示与半导体等黄金赛道,在技术革新和产业发展上掌握主动权。跻身全球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第一梯队的中集海工,以“大海洋”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发展,不断做大“产业蛋糕”。

  东莞、阳江、中山、江门等地也纷纷紧扣本地优势,向下扎根、向上延伸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中国高端制造业上市公司白皮书2023》显示,截至2022年年末,广东在机械制造、电子、乘用车及其零部件、通信设备及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总市值均居全国第一。

  “集群基本已经形成了从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及成套装备,到下游应用集成的完整智能装备产业链,涵盖机器人本体、数控系统、智能传感器、电主轴、减速机以及汽车焊接、装配、轻工等,是国内智能装备产业链非常完备的地区之一。”吴智恒表示,“广东企业发展到这个节骨眼上应该思考接下来如何高质量发展的问题了。”

  随着制造业向高端化、智能化转型,市场需求变化和产业升级让广东高端装备制造迎来了全新的气象。

  “目前的装备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发展趋势可以归纳为绿色、智能、超常、服务。其中,装备的数字化智能化,无疑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最主要的战场,也是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制造业研究室主任、国家制造强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屈贤明如是说。

  作为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洛溪大桥等广东重点工程项目的建设方之一,广州文船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船重工”)总经理翁耿贤(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对此深有感触。文船重工所涉及的产业链上游,离不开和相关高校、科研院所的深度合作。“让产业链上下游以及相关企业不断聚合形成一个整体,共同迈向智能化、自动化,这是未来的必然趋势。”翁耿贤提道。

  在广东省科学院智能制造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周雪峰看来,高端装备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需要更多的时间、空间以及力量去培育和壮大。“以广州为例,就可以围绕商业航天、低空经济、增材制造等新兴领域开展‘建链’;聚焦数控机床、智能装备等产业链薄弱环节积极‘补链’;进一步支持本地龙头企业加强上下游合作‘延链’,实现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增强产业链可控能力。”

  “产业生态建设”是白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程咏斌在谈及这一话题时频繁提到的关键词。“我们目前已经探索出了一条数字化重塑的路径,接下来将充分发挥行业领军企业的带头作用,把积累下来的经验能力对外赋能,帮助其他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打造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程咏斌说。

  “而对于政府来说,产业的发展还是应该有序去引导去支持,在资金上、在政策上,政府可出台一系列项目配套政策,鼓励企业来加速发展。”而对于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未来趋势,吴智恒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维度去考虑:

  “第一个维度,首先,广东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是市场催生的,产业做服务的根不能丢;第二是解决广东产业发展急需的一些重大装备的问题;第三则是希望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解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中遇到的‘卡脖子’的技术攻坚问题;第四个维度是在这个基础上,一些新的领域,我们能做些原创的国际技术方面的一系列的技术交叉融合的具有创新力的装备。”吴智恒这样表示。

  谈及高端装备制造,湖南有三一重工,河南有中铁装备,江苏有徐工集团,广东却好似缺了些许这样的庞然巨物。但实则,广东在高端装备制造领域已经连续十多年位居全国领先地位。

  走进深圳市牧激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一台超精密五轴双激光刀具加工机正在加工一款聚晶金刚石(PCD)四刃成形刀,刀具在锋利的“激光”下逐渐成形,成为机床整机的核心部件之一。

  在广州南沙区,广州中科宇航探索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宇航)已经让粤港澳大湾区“上九天”的梦想照进现实。近日,中科宇航更是宣布计划在2028年让“太空旅行飞行器”载人于太空边缘旅游。在为期10分钟的飞行过程中,乘客将穿越100公里高度的卡门线分钟的失重感,摆脱地球引力。

  上至宇宙探秘,下至入海潜游,高端装备制造是现代制造业纵横千万里的地基与底气。而在广东,一批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勇挑重担,在高端装备制造和数控系统研发两端发力,力争在原始创新上取得突破。《广东省培育半导体及集成电路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中表示,到2025年,全省高端装备制造产业营收达3000亿元以上。

  “先天不足、后天培育;满天星斗、韧性极强。”广东省机械工业质量管理协会会长吴智恒这样总结广东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特点。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粤”字号高端装备制造企业的拼搏史,正在书写高潮篇章。

  根据中国上市公司协会发布的《中国高端制造业上市公司白皮书2023》显示,注册地在广东的高端制造行业上市公司有391家,数量领跑全国,主要集中在电子、新能源、医疗设备和机械制造等行业。

  以数控机床为例,机床被誉为“工业母机”,是制造机器的机器。没有强大的机床产业,就没有强大的制造业。新中国成立后,曾布局国有机床企业“十八罗汉”,创造出无数国产机床行业第一,但这些企业却无一落户广东。

  “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早期,广东小家电如电风扇、电饭煲等诸多企业蓬勃发展,也带动了装备制造业的需求和发展,而因为这样的历史发展状况,广东的装备制造业大多是民营企业。2000年后,广东这些民营企业更是围绕装备制造业的零部件需求迅猛发展起来。”吴智恒表示。

  珠三角巨大的应用市场优势,包括电子信息JDB电子、汽车、家电等一批万亿产业集群,在过去40年间,都成了广东培育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沃土。在高端数控机床工业领域,以敏嘉制造、广州数控、昊志机电、凯特精机等为代表的一批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于此间呼啸而起。

  电主轴是高端数控机床的核心部件。广州市昊志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电主轴,市场占有率居全球第三、国内第一。“贴近市场便是贴近用户需求,而需求催生新技术,很多数控机床领域的新产品、新技术,珠三角都是试验田,广东企业先做,然后一步步再传导到外省。”昊志机电市场总监孟治国说。

  “之所以形成‘满天星斗’,正是因为企业具有极灵敏的市场嗅觉,察觉到了有什么样的市场需求,无论大小,都千方百计地满足,在适应市场需求的过程中不断发展壮大。”深圳大学粤港澳大湾区新兴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龚晓峰同样表示。

  依靠“后天”的市场推动产业发展,广东的装备制造民营企业嗅着商机,催生出一条高端制造产业“星河”。但“满天繁星”,还需要牵引成线。

  “星星般的企业很多,特别都是民营企业,这样他们在前期资本不会很多,靠自己滚动积累起来。可以说每一家企业都有自己的技术亮点、产品优势,能够很快适应市场的快速变化。但是要做大并不容易。”吴智恒表示。

  据介绍,目前,广东省集群集聚相关企业超过1.7万家,其中规模以上企业6949家;拥有自主核心技术、专注于细分领域的智能装备行业单项冠军32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30家、国家高新技术企业4503家。

  2020年,广东省工信厅、发改委等部门联合印发了《广东省培育高端装备制造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明确提出以服务国家战略需求为导向,到2025年将广东省打造成全国高端数控机床、海洋工程装备、航空装备、卫星及应用、轨道交通装备等高端装备制造的重要基地。

  在佛山,孕育了科达制造、伊之密等装备制造龙头企业,还诞生了国内最先进海上作业平台、全国首条旋转导向钻井与随钻测井“璇玑”系统等大国重器产品。

  在广州,中科宇航负责研制的力箭一号运载火箭已连续两次成功发射,将32颗卫星顺利送入预定轨道;中船黄埔文冲船舶厂南沙厂区所处的龙穴基地成为了全国三大造船基地之一;黄埔区已基本形成智能装备及机器人从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到下游集成应用的完整产业链。

  在深圳,激光装备领域的领军企业大族激光通过“激光+”向上下游赛道拓展,快速切入新能源锂电、光伏、显示与半导体等黄金赛道,在技术革新和产业发展上掌握主动权。跻身全球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第一梯队的中集海工,以“大海洋”带动产业链上下游发展,不断做大“产业蛋糕”。

  东莞、阳江、中山、江门等地也纷纷紧扣本地优势,向下扎根、向上延伸发展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中国高端制造业上市公司白皮书2023》显示,截至2022年年末,广东在机械制造、电子、乘用车及其零部件、通信设备及技术服务行业上市公司总市值均居全国第一。

  “集群基本已经形成了从上游关键零部件、中游整机及成套装备,到下游应用集成的完整智能装备产业链,涵盖机器人本体、数控系统、智能传感器、电主轴、减速机以及汽车焊接、装配、轻工等,是国内智能装备产业链非常完备的地区之一。”吴智恒表示,“广东企业发展到这个节骨眼上应该思考接下来如何高质量发展的问题了。”

  随着制造业向高端化、智能化转型,市场需求变化和产业升级让广东高端装备制造迎来了全新的气象。

  “目前的装备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发展趋势可以归纳为绿色、智能、超常、服务。其中,装备的数字化智能化,无疑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技术的深度融合最主要的战场,也是智能制造的主攻方向。”中国工程院战略咨询中心制造业研究室主任、国家制造强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屈贤明如是说。

  作为港珠澳大桥、深中通道、洛溪大桥等广东重点工程项目的建设方之一,广州文船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船重工”)总经理翁耿贤(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对此深有感触。文船重工所涉及的产业链上游,离不开和相关高校、科研院所的深度合作。“让产业链上下游以及相关企业不断聚合形成一个整体,共同迈向智能化、自动化,这是未来的必然趋势。”翁耿贤提道。

  在广东省科学院智能制造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周雪峰看来,高端装备产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需要更多的时间、空间以及力量去培育和壮大。“以广州为例,就可以围绕商业航天、低空经济、增材制造等新兴领域开展‘建链’;聚焦数控机床、智能装备等产业链薄弱环节积极‘补链’;进一步支持本地龙头企业加强上下游合作‘延链’,实现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增强产业链可控能力。”

  “产业生态建设”是白云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程咏斌在谈及这一话题时频繁提到的关键词。“我们目前已经探索出了一条数字化重塑的路径,接下来将充分发挥行业领军企业的带头作用,把积累下来的经验能力对外赋能,帮助其他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打造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程咏斌说。

  “而对于政府来说,产业的发展还是应该有序去引导去支持,在资金上、在政策上,政府可出台一系列项目配套政策,鼓励企业来加速发展。”而对于高端装备制造产业的未来趋势,吴智恒认为可以从以下四个维度去考虑:

  “第一个维度,首先,广东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是市场催生的,产业做服务的根不能丢;第二是解决广东产业发展急需的一些重大装备的问题;第三则是希望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解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中遇到的‘卡脖子’的技术攻坚问题;第四个维度是在这个基础上,一些新的领域,我们能做些原创的国际技术方面的一系列的技术交叉融合的具有创新力的装备。”吴智恒这样表示。